欢迎进入色色的嫂子秋霞 !

400-999-0510

0510-86952128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关于我们

关于我们 / About us

咨询热线

鼎博咨询热线400-999-05100510-86952128

色色的嫂子秋霞 _栀子花,被宋朝人摇身一变,竟如此美味可口

雪魄冰花凉气清,曲栏深处艳精神。

一钩新月风牵影,暗送娇香入画庭。

今天我们要谈的是一道花馔美食,其主食材正是沈周这首诗所描绘的一种花。

栀子花,被宋朝人摇身一变,竟如此美味可口

一、《山家清供》中的薝卜煎

林洪在《山家清供》中称这道菜为薝卜煎,又名端木煎。薝卜,这个名字来自梵语Campaka的音译,又名金色花树、占婆树,因佛教的传入而进入文人的视野,被认为是栀子花是一种,所以,林洪介绍的这道薝卜煎,就是以栀子花入馔。

栀子花,被宋朝人摇身一变,竟如此美味可口

有一次,林洪拜访好友刘漫塘,中午留下来喝酒,朋友就端出这道菜。只闻其清新芳香,端的是可爱极了,询问方知,此物竟然是栀子花。

其做法和日本的天妇罗煎有点类似:采摘几朵盛开的栀子花后,用开水焯一下,稍稍晾干,再用甘草水和稀面糊,放在油里煎炸,这样,一道薝卜煎就做好了。

栀子花,被宋朝人摇身一变,竟如此美味可口

二、栀子花开,可观可食

栀子花是我国土生土长的植物,因花形似一种名叫卮的酒器而得名,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开始人工种植。汉司马相如的《上林赋》中就有“鲜支黄砾”之句,鲜支就是栀子,汉朝时有一个园林叫栀茜园,就栽种了栀子花。

栀子花,被宋朝人摇身一变,竟如此美味可口

除了观赏外,栀子花的花朵、果实、叶和根都可以食用,也具有一定药用价值,有泻火除烦、清热利尿、凉血解毒的功效。不过,生长在吃货大国,人们更关心它怎么吃,所以自古至今关于它的吃法也是不少。

除了林洪这道薝卜煎以外,清代的《餐芳谱》里也介绍了一种吃法:“矾水焯过,入细葱丝、苗椒末、黄米饭研烂,同盐拌匀,压半日食”。此外,常见的吃法还有凉拌栀子花、栀子花煎鸡蛋、栀子花羹等,还可制成花茶和蜜饯,要怎么吃,就看个人喜好了。

三、佛门“禅友”

前面说过,古代文人一度认为栀子花和佛教中的薝卜应该是同宗同源,从西域传入,最早持此说法的是唐代段成式的《酉阳杂俎》:“栀子相传即西域檐卜花”。或许因此,栀子花被误认为是佛教之花,也被称为“禅友”。

栀子花,被宋朝人摇身一变,竟如此美味可口

宋朝的王十朋就写过:“禅友何时到,远从毗舍园。妙香通鼻观,应悟佛根源。”

栀子花虽然没有梅兰竹菊一样被历代文人捧上神坛,但其袭人的芳香,清新可爱、洁净素雅的花姿,也颇受大家的喜爱。

唐代的刘禹锡就曾盛赞过栀子花,甚至称赞其比岁寒三友之一的梅花还美:“蜀国花已尽,越桃今又开。色疑琼树倚,香似玉京来。且赏同心处,那忧别叶催。佳人如拟咏,何必待寒梅。”

栀子花,被宋朝人摇身一变,竟如此美味可口

宋代的杨万里也非常欣赏栀子花的馨香与高洁:“树恰人来短,花将雪样年。孤姿妍外净,幽馥暑中寒。有朵篸瓶子,无风忽鼻端。” 栀子花开,绽放在盛夏,其洁白盈盈如雪色,恰好给炎炎夏日带来一丝清凉的幽香与惬意。

error